【周叶】致凯恩 终

*前文→ 1 2 3 4

*物理老师周×高中生叶,年龄操作,欧欧西


10


他们从餐厅的内部电梯下到停车场,上车前周泽楷接了个电话,简单几个嗯字就挂了。叶修偷看他眼色,“是我爸爸?”


周泽楷摇头,又点点头,“放学不回家,爸爸担心,去找的李老师。”


“哦,”叶修笑了笑,“有什么不放心的,是怕我又跑了吧。”


周泽楷把手摆在方向盘上,却不点火。有车自外头驶入,车灯映得两人瞳孔清晰,轮廓分明,无所遁形。


周泽楷慢慢说:“叶修。”


叶修平视前方,嗯了一声。


“如果你要走……”


下半截话叫周泽楷吞回了肚子里。他本是想说:要走就走吧。不想看他再低一次头,无论对谁。不留神叫少年用嘴唇堵了口,温热的,还很软和,含着一点烤鸭皮和白糖的黏腻甜味儿。叶修抓住他胸口的衣料,神情脆弱又迷茫,喃喃地叫他别说话,起码现在,什么也别说。


周泽楷比他更茫然,又觉得理所当然,长睫毛闪闪,伸手去抬少年的下巴,想看他此时的表情,叫叶修一扭头躲了。


叶修的声音细细的,好像只濒死的幼兽:“老师,你知道我们这是在做什么吗?”


周泽楷:“嗯。”


叶修执拗地摁住把他的手摁回方向盘上,他认定周泽楷不懂,“正常的师生,是不会这样做的,就这样……嗯……亲嘴儿。你知不知道?”


周泽楷的手腕轻轻滚了个个儿,让叶修的手掉进他的手心里,这才知道彼此都是攥了一手的汗,湿湿热热的,煨着两个人的体温。叶修像是被烫着了,任着他把自己攥进掌心里,还要顶到舌尖上……


周泽楷笑了笑,“我知道。”


又一辆车驶过了,两个人的目光终究对上,叶修反倒成了怯弱的那个。他缩回手,在副驾驶上蜷起来,像是说给他听,更是说给自己:“老师,我喜欢你。”


“……”


周泽楷踩下油门,没有说话。


车开出地下车库前,他们吻了第二回;到楼底下,第三回。两人打仗一样冲回房间,在凯恩的猫窝旁吻了第四回。这间屋是周泽楷收拾出来给他住的,他自己要去隔壁住外婆的房间,叶修舌尖已经被吸得麻了,嘴唇也红亮发着热,死死拖住他胳膊,不许他走。


周泽楷脑子里混混的,也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,但知道一定不能留下,这须是最后的底线。他回身在少年额角上亲了亲,替他打开冷气,说听话,睡觉。


他忘了还要刷牙洗脸,两人在洗漱间又一次遇见了。叶修已经清醒了,又套上那副天不怕地不怕的壳子,靠在门边看他洗脸。周泽楷穿着睡袍,叫他盯得掉了一地的鸡皮疙瘩,不得已抹了把脸上的水,无奈道:“……别看了。”


叶修听话地转过头去——看镜子里的他。额发叫水打湿了,凝成一绺一绺的长结,刚洗过的皮肤很白,眼珠子很亮,有水钻进眼窝里去,刺激得眼眶通红。那一天在父亲面前,就是一个这样的眼神,把他推回了那扇不能二次跨过的门;他低头,是为他的善良与温柔低头,而不为任何人世间的法则低头。这是他喜欢的人,理应多得几分他的忍让。


将他从天梯上拉下的,始终是那个雨天,青年湿透的后背。


那在老师眼里呢?他又是什么?


叶修想着,有点出神。


“老师,”待到周泽楷洗漱完,拿烘热的毛巾擦脸时,叶修又开玩笑道:“我们私奔吧。”


周泽楷认真地考虑了一下可行性,道:“现在不行。”


叶修眉头舒展开,眼珠子滴溜溜地转,“就是说,以后行?”


“……”什么尊师重道,都是假的,周泽楷叹一口气,把他推到盥洗池前,“洗脸。”


叶修咬住牙刷和一嘴白色的泡沫,怀里抱着凯恩,又来敲他房间的门。周泽楷刚关了灯,只好再打开,问他怎么了,叶修理直气壮:“怕黑。”


于是抱着枕头和凯恩的猫窝,最后还是钻进了周泽楷的房间。不知道今天吃的烤鸭是不是太油了,两个人都睡不着,脸对着脸,眼瞪着眼,幽幽地喷着绿光。最后周泽楷提议,看个电影吧。叶修否决,不,不如打把游戏吧。


幸好周泽楷有两台电脑,最后的格局就成了:叶修坐在台式机前打游戏,周泽楷抱着笔记本看电影。凯恩翘着受伤的前腿,窝在叶修怀里,睡得呼噜呼噜,把他腿根都压麻了。到了后半夜,叶修好不容易玩出点困意,准备上床睡觉,回头一看,周泽楷早睡得脑袋打晃、前额都贴到键盘上了。


“老师,小周老师,”叶修两声没把人叫醒,像只偷腥的猫儿一样,凑过去在他脖子里嗅嗅,再亲一口挺拔的眉峰,然后轻手轻脚地搬开笔记本,把周泽楷往被子里塞。


“嗯……?”


“快睡觉,”叶修口吻严肃,见周泽楷眼皮子沉沉垂上了,又换上撒娇的语气,低声说:“老师,你喜欢我吗。”


周泽楷的睫毛一下子定住不动了,如若一对悬停的蝶翼。叶修知道他醒了,反倒不问了。他才不要那么多,拿到能拿到的,争取能争取的,就比什么都强,哪怕周泽楷明日起来什么都不记得,他也会配合做个酒醉的学生——那些人都错了,他向来是最懂事的那个。


然而他的心还是跳得很快,仿佛不是他的心。


手指叫人轻轻一碰,叶修浑身一个激灵,险些从被子里窜出来。所幸周泽楷把他摁住了,一只修长而宽广的掌摸到他耳边,顺着插进黑发里,来回摩挲。叶修一开始悬着脑袋,不敢把重量压下去,慢慢的竟也放松了身体,舍得交出去了。


周泽楷的眼睛在黑夜里睁开,低声与他耳语:“你是我的星星……”说完把他拖近了几分,额头相抵,气息相闻,更小声道:“最亮的那颗。”


少年不说话,周泽楷觉出手心有点湿。


“那你可别松手了,”叶修吸着鼻子,跟他开玩笑,“我这颗星星可不老实……”


“嗯,”周泽楷用拇指擦擦他的眼角,“不松。”


床尾凯恩甩了甩尾巴,不知道梦见了什么。



11


次年春天,叶修叕离家出走了。


李老师已经没了再去找的力气,叶修的故事已经人尽皆知了,她也懒得再去散播;连叶爸爸都没有动静了,好像默许了这次出走。有人来问周泽楷:“小周老师,那个学生不是跟你关系不错么,你知道他去哪里了吗?”


周泽楷迟疑片刻,似乎在努力思索,最后双肩微微下塌,遗憾地摇头:“不清楚。”


他开车在夜晚的街道上游荡,放学的学生多有经过他的车窗,低头来打招呼,笑脸很暖。途径他曾经与叶修吃冰的那家甜品站,他停下来,要了一碗芒果雪冰,打包带走。


女店员显得很为难,“呀,您家远吗?……口感会变差哦。”


周泽楷表示无妨,很快提了一个方方大大的保温袋出来。此时已七点出头,他停在路口,左右摇摆一番,调头去了医院。


住院部门口所有的值班护士他都认识,往常不过点头笑笑,今日却拦住了他,小声说:“哎,有人来看阿姨呢,说是你的学生。我给放进去了,没事吧?”


到病房门口,果然听见里面传出一串笑声:一老与一小的。周泽楷的外婆说:“我们家囡囡,上学时候,一直是第一,”说着压低了声音:“他说外国的教授都看不上他,哼,我才不信,还不是骗老太我。”


叶修配合得一本正经,拍着大腿表示强烈谴责:“他怎么能骗人呢!……阿婆你等着,我替你教育教育他。”


“就是!”外婆跟着声讨,又犹豫道:“我们家囡囡很乖的,你可不要欺负他。”


叶修大义凛然:“放心!打不残。”


外婆急了:“你……你个小鬼!不可以动手打人,君子动手不动口!”


“非也。我是个小人,不是君子,动动手也没什么。”


周泽楷挑起眉——要跟谁动手?曲起食指在门上轻敲了三下,里头登时一片寂静。外婆咯咯笑道:“说大话,不害臊,丢丢丢。”


叶修还要嘴硬,一跃而起:“看我收拾他!”


周泽楷已经推门进来,将保温袋放在电视柜上。叶修正站在床边,穿着深色的卫衣外套和牛仔裤,头发长了些,几乎把耳垂完全盖住了,更显得像个孩子。周泽楷扯扯风衣袖口,肃然道:“叶同学,你说,要教育谁?”


叶修秒怂:“自我批评,自我教育。”


外婆捂着嘴吃吃地笑。


两个人头挨着头在窗台上吃冰,确切说,是喝冰水。叶修举着勺子跟他抢芒果,周泽楷方寸不让,把甜甜的冰水溅了彼此一头一脸。周泽楷鼻头上有一点,他自己舔不到,叶修就凑过来,用尖尖的舌头替他舔了去——之后两个人默契地转头看,外婆正好转过身去摸水喝,嘴里还哼着歌儿。


叶修挤眉弄眼,那意思,注意师德。


周泽楷不为所动,垂下眼去盯着碗里的芒果,坚决不吃他的声东击西之计。


他进门时就瞟见门后那只小巧的旅行箱,上面贴着叶修的名字。但他没问,热热闹闹地一起喝完了雪冰,陪外婆聊天直到她睡着。入睡前,外婆的手心在叶修侧脸上摸了摸,轻声说:“孩子,一路平安。”


叶修嗯了一声,在老人的手心蜻蜓点水般地落下一吻。


周泽楷陪他走出医院,旅行箱很轻,好像装不下什么。叶修站在夕阳里,落了满肩红霞,朝他笑着挥挥手,说老师,你可不要搬家啊,说不定哪天我穷困潦倒,还得来投奔你。


周泽楷嘲笑他,“嗯……别再被抓回来了。”


“那不会,我可是准备万全……对了,”叶修又想起来,“好好照顾凯恩。”


最后一句话是:“我会给你写信的。”


少年的背影越来越远越来越远……好像要走进太阳里面。周泽楷捂住飞起的衣角,朝着那个背影挥了挥手。


起风了。



12


一年后外婆病情转好,周泽楷换了新工作,每日穿行在写字楼里,赚的钱是翻了几倍有余,可忙起来半点不比当老师便宜。外婆心疼他,总说要他找个更轻松点的工作。


她年纪大了,偶尔也会自言自语地唠叨,嫌自己耽误了他。每当这时候周泽楷就哄她睡觉,醒了再哄,如此次数多了,老人也有所察觉,周泽楷一问困不困就警惕地盯着他,“你是不是又要哄我睡觉了?”说着还是老老实实地躺下,让他给自己掖被角,“不老实。”


“嗯,”周泽楷断然承认,“我不老实。”


叶修是有写信回来,但让周泽楷不爽的一点是,每封信的开头都是:亲爱的凯恩……他试着念给凯恩听,还没念三句猫主子就压在他肚皮上睡着了。周泽楷十分不服,回信时干脆用了凯恩的署名,譬如:喵喵喵,今日又吃了三斤猫粮——你的朋友凯恩。次数多了,一来一去就跟闹着玩儿一样。


大概四年还是五年、或者更久之后,他们才得以再见,得以在同一张饭桌旁吃饭。不过那都是很后很后很后的话了。不提也罢。重要的是,凯恩虽然变成了一只胖胖的老猫,而且好几千个日子没有见过叶修,但还是对他的气味很亲热,缠在腿边,叫他一步都迈不动。


叶修把手伸给它,发现自己已经快要抱它不动了。


“……你都喂它吃的什么???”


“嗯……”周泽楷领他到厨房,小黑板上写着一份食谱。


“服气……”


“喵呜。”


“……喵呜。”


“老师,卖萌可耻啊!我才不叫……好吧好吧,我投降,喵呜。”


—Fin.—


好了这一篇结束了!上次说到番外的事,跟我提议下想看啥……就一篇!我还欠着好多债TUT啊!总之还是爱你们好了!

评论(38)
热度(189)
© 葛生|Powered by LOFTER